即时
新闻
在线
广播

正在播出:

即将播出:

来源:央视新闻客户端 编辑:念薇 2019-10-05 19:26:36

国庆大阅兵F系统导演马挥:镜头里好东西太多了!

为了完美呈现10月1日国庆大阅兵的盛况,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一共在现场架设了90多个系统机位,有天上飞的、地上跑的,分成ABCDEF6个直播系统。这些系统协同作战,通过镜头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国的能力与成就。这些系统是如何工作的?是谁在指挥调度?直播中导演团队遭遇了哪些惊险的情况?最开心的、最遗憾的、最暖心的又是什么?

为了完美呈现10月1日国庆大阅兵的盛况,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一共在现场架设了90多个系统机位,有天上飞的、地上跑的,分成ABCDEF6个直播系统。这些系统协同作战,通过镜头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国的能力与成就。这些系统是如何工作的?是谁在指挥调度?直播中导演团队遭遇了哪些惊险的情况?最开心的、最遗憾的、最暖心的又是什么?

从今天开始,央视新闻新媒体将推出人物访谈《直播团队导演组说》,请大阅兵直播的核心团队成员为你讲述大阅兵幕后的故事。

《直播团队导演组说》第一集:F系统导演 马挥

F系统,是这次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直播团队中的特种机位系统。天上、车上、人群中……那些你想不到的角落,都有他们机位的存在。F系统在这场直播中做了哪些工作,新媒体上发布的那些特殊视角是如何实现的,是什么让导演泪洒导播间,又有哪些好玩的幕后,快来听听F系统的导演马挥怎么说。

F系统是什么系统?34路信号,51个机位

大家好!我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国庆阅兵F系统的导演马挥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F系统是我们内部的一个称号,它代表了央视去接近我们受阅的官兵和装备,在他(它)们中间架设微型的直播设备。用他们的视角来表达“我来了,我接受祖国和人民检阅”这样的一份豪情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F系统团队视角可以说是最贴近我们受阅官兵的这么一支队伍。实际上我们也完成了中国电视史上的一次第一——我们在受阅的战斗机上面,加装了机外的小型机位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每一个机位都有几十位工程师为其努力。技术可行性报告就有几十页,每一个机位都要有技术鉴定,会由我们部队的方面、飞机的设计厂商、生产厂商和受阅部队的人员一起来协调使用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在9月30日的时候,我就忍不住发了一个微信朋友圈:“明天于我是34路直播信号和51个录制机位……”

我就为这34个直播信号和51个录制机位而拼,我们团队将近百人也在为这一个计划而拼。我不想舍弃任何一个,我不想失去任何一个,因为每一个机位都是这样一群人为之努力了两个月,付出了工作辛苦的一个呈现。损失任何一个对我来说,损失都是百分之百——实际上最终我实现了32个,损失了两个。

“我的‘至暗时刻’,直接就泪奔了”

有一个镜头,总摄影栗严觉得偏色了。坦白地讲,确实偏色了。如果我编一个专题片,我肯定不用这个镜头。但是直播——你要知道——我们看似是一个简单的镜头在花车上面,但这个镜头是有整整一组人,奋斗两个多月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随着花车的“生长”,他们焊架子的时候我们就进入,我们的人每天泡在车场,克服了各种阻挠,经过无数次协调,所以每一个镜头的损失我都知道,我不是一个人难受,我身后有一群人难受。所以在这种情况下,镜头最终没有用,我当时就扛不住了,就失态了,这就是我的至暗时刻呀。那是太黑暗了,崩溃了,直接就泪奔了。

和中国最牛的装备“舞枪弄棒”

这个舞枪弄棒啊,永远是男人从小男孩时候心里面就存着的一个梦想。我们F系统就特别有这个优势,我们去和中国最牛的装备“舞枪弄棒”。最牛的装备——包括我们最好的坦克、最先进的导弹、战机。我们歼-20战机的涂层什么样,它的喷尾口什么样……都是我们能够近距离接触的。这个确实是独有的一份幸运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比如,你看我们坦克的画面,炮筒上面拍摄到我们的驾驶员丁辉班长。这样一个画面,就是我们“舞枪弄棒”的第一个。

再比如说,像这样的一个镜头,你看这是没有装上我们机位的画面;而这就是我们的机位装好的样子。我们就把一个直播的摄像头藏在了炮管靠近天安门广场的这一侧。这样的话也不影响阅兵的完整性。

最牛的“行车记录仪”

那么是不是除了“舞枪弄棒”,我们就不会干别的了?不是,我们今年还做的一个最牛的“行车记录仪”,就装在了地空导弹这个方队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因为只有地空导弹的方队里,有两排导弹弹筒尾口的涂装是红色的,一个车上有四个,一排四个车就有16个红色的圆点。我想在十一这一天,那样的气氛,在庄重中也带有一种活泼、鲜艳的色彩。

机位这样上天,只为这份用心的礼物

熬夜多了去了!好东西太多了!你看看啊,这个是什么镜头: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这是给新媒体特供的镜头,是十一当天,我们的运-20飞机飞过广场上空的时候,你看我们的镜头放在哪儿,放在它的垂尾上面来拍摄大大的翅膀飞过去。像这样的镜头好多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这个是空警-2000。我们在它的上面顶着“大蘑菇”附近装的镜头,透过垂尾来拍摄它路过的主城区、天安门广场和后面的八一飞行表演队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这个镜头就是在空警-2000飞机的尾巴外边来加装。我真的觉得有无数人的热忱,来造就了一个机位的实现,我们为它自豪!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(记者:这镜头用出去了吗?)没有……新媒体用啊!不管怎么样,我觉着我们何总导说的一句话,我还是记在心里了:“我们是为记录历史而工作。”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虽然很遗憾有些镜头无法进入直播系统,但是我觉着我想借此机会表达,这仍然是我们整个直播团队,为我们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做出的一份用心的礼物,我希望这样的画面能够留在大家的记忆中。

——好多人要这个照片啊?!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导演 / 浦轩

摄影 / 栗严 浦轩

剪辑 / 郑世成

包装 / 浦轩

专家方阵

  • 任冬梅

    任冬梅,女,重庆人。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,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,先后获得文学硕士、博士学位。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。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,发表有《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》等学术论文,并在《两岸关系》、《统一论坛》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。

  • 许川

    许川,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。

  • 王敏

    王敏,男,安徽安庆人,1984年12月出生,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,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,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,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,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、国务院台办、司法部等课题多项,在《台湾研究集刊》、《台湾研究》、《亚太经济》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,参编《投资台湾指南》等着作。

  • 李文艺

    李文艺,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,助理研究员。

  • 陈桂清

    陈桂清,常用笔名田苇杭,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;中山大学博士;研究方向:台湾政治、两岸关系;发表论文《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》、《浅析“一个中国框架”》、《“一个中国框架”与“国家未统一前”的两岸关系建构》等。